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只能让同事和老板讨厌你

2019-11-20 07:43

我虽然羡慕同学q,但是我不会辞职,至少目前我不会辞职,虽然我的工作工资不高,但是我能每天下班后,还有时间看书,写字,我感觉很满足,工资虽然不多,但是够吃,也能孝敬父母一点。

我并不是不鼓励辞职,只是不能容忍无休止的抱怨,因为没有人愿意接受负能量。如果真的有什么好的创业点子,而且天时地利人和,那就果断辞职,老板也不会拦着你不让你走。

同学q从不会给我说,他打算辞职,而是直接告诉我他已经辞职了。现在他正打算自己创业。

同事f白了我一眼,说:小r命好,赶上好时候了,就今年的经济形势,谁创业谁傻逼。

为了减少被老板训斥,于扬不但从网上下载了一些常见错别字来熟记,并且利用周末去图书馆查阅专业杂志,一期期地认真翻看,把上面例举出的比较生僻的错别字都记在笔记本上,一有时间就拿出来翻看。

我瞬间满头黑线,原来我一直努力工作的公司,在同事f的眼里是破公司,我很生气。

虽然偶尔老板让加班的时候,也会有情绪,但是我不会一直抱怨,把自己的情绪带给其他同事,我会很快调节好自己的心态,抱怨是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的,只能让同事和老板讨厌你,远离你,老板并不会因为你的抱怨,多给你发一毛钱。

老板生气地说:虽然大报规定了可以有万分之几的错别字,但是,真正出版了的报纸,你能看到几个错别字?你不要再狡辩说什么人家有专业的校对员!校对员是人,编辑也是人,为什么编辑就不能具备校对员的专业素质?于扬不吭声了,但是,内心对老板很是怨恨。

同事f整天在办公室里面抱怨,抱怨自己的工资低,抱怨工作辛苦,抱怨要加班,而且还举例:我同学,人家一个月一万多,而且还不用加班,你看看我们,累得跟狗一样。

在我们的眼里,同事f就是一个傻逼,最后办公室所有的人,都懒得搭理他,因为他就像一个怨妇。

起初的时候,我也会劝说几句:刚开始起步嘛,慢慢来,别想着一下子就能赚大钱。

没有想到,于扬遭受到老板更严厉的训斥:我告诉你有两句不通顺的地方,你就仅仅查找句子?这么一本书,我发现了二十多个错别字,你怎么看不出来?

我说:去年,公司的小r不是辞职了吗,听说自己成立了个公司,生意不错,小r也是白手起家,贷款干的,你也可以贷款创业。

老板生气地瞪了她一眼:哪两句不通顺?这应该问你自己,这是你作为编辑的职责,你自己挑吧,自己挑出的毛病记忆才会深刻!以后不要把不通顺的句子给我看!说完,怒气冲冲地走了。

于扬废寝忘食地把这部二十多万字的书稿反反复复地看了一个星期,终于找到了两句不通顺的句子,修改好后,把书稿交给了老板。

这些考题简直都是自己一年内实际工作中训练出的本领,于扬信心百倍地挥笔答卷。成绩出来后,于扬以笔试第一的成绩被这家出版社录用。

可是,他并没有听进去我的话,而是不停地抱怨,工作上班时间抱怨,食堂吃饭时抱怨,走在路上还抱怨。他抱怨的缘由无非是成绩没他好的同学,比他赚钱多,而且上班轻松。还有一些没有上过大学的,出去做生意赚了钱,这让他很不开心,十分不开心。不停地说:我那个发小,高中都没读,现在开了一个餐馆,听说一年能赚二十万,你说我们读了一肚子的书,还不如人家一个初中生。

本来没有信心的于扬在看到笔试的考题时,大喜,题目主要是围绕如何找选题、如何约稿以及现场修改稿件、校对,另外还有道策划题,就是列举了一本情感长篇小说的大致内容,然后给这部长篇小说做宣传策划。

同事f听了我的话,叹了一口气:我要是有资金,早就辞职创业了,谁没事在这个破公司干耗着,没前途。

于扬感觉很委屈:二十万字的书才二十多个错别字,相当于一万字不到两个。那些大报都允许有错别字,规定错别字可以在万分之几内,咱们这咋要求这么严格?

有一天,我终于忍不住了,说道:既然你感觉现在的工作委屈了你,有种你就辞职吧。

于扬在这家图书公司工作了一年,练就了专业编辑、专业校对、专业图书宣传策划三种本领。后来,一家著名出版社招聘编辑,于扬偷偷前去应聘,去了现场,才发现竞争非常激烈,几百名名牌大学毕业生竞争两个名额,并且这些人大多数是中文、图书出版等相关专业毕业生。

相反,我非常认可我的高中同学q,他大学学的计算机,现在搞app开发,在我眼里,他就是一个跳槽狂魔。几乎每隔半年,一年就会跳槽一次,我起初不知道他这么折腾有啥意义,可是当我知道他每跳一次槽,工资都会涨好几千,我就非常支持而且羡慕。

从图书公司离职的时候,老板找于扬谈话:对于你跳槽,我很理解,毕竟人应该往高处走。从另一方面说,我也很自豪,因为从咱们公司出去的人能进入大牌出版社,这就证明咱们的员工都是高素质。有人开玩笑说咱们这个小图书公司简直就是出版业的黄埔军校,这让我很得意。如果我平时对大家不是要求得那么严格,哪有大伙职场上美好的今天和明天?因此,希望你能理解我

于扬的校对水平进步很快,二十万字左右的书稿,经过她校对后,错别字总数不会超过十个,这种校对水平简直比专业校对员都厉害。

每当他抱怨的时候,我就会带上耳机,将声音调到最大,试图用音乐的声音压过他的抱怨,可是我错了,他会把凳子一拉,凑到我跟前,拍拍我的胳膊,然后声音提八度:你说我们辛辛苦苦上了这么多年学,都不如一个卖煎饼的大妈赚的多,哎。叹息完毕后之后,还用幽怨的眼神看我一眼,我能看得出来,他是希望我能附和他。